中国传媒大学发布艺考方案 全部专业实行线上初审


“第三次世界大战、新冠病毒、黄石公园……我想今年赶快过去!说实话2019年还不错。”

樊瑞说,“接种后还是有担心的,但这件事绝对是利大于弊,总要有人去做这件事。这对我来说,也非常有意义。”樊瑞介绍,自己从事医疗方面的工作,在接种疫苗前,就一直关注相关信息。“疫苗能够面世,一定经过了严格的过程,我也咨询了一些朋友,得到了一些中肯的建议。”

眼下美国仍在应对新冠肺炎威胁,网友直呼“太难了”,称不知道2020年还会发生什么大事,但现在看来2019年还不错。

3月19日,得知自己符合条件的樊瑞,当日接种了疫苗。当时有10多位志愿者一起接种,他的编号是“005”。“针扎进去的时候是没有感觉的,我问了好几个志愿者都是这样。我也有和其他志愿者聊聊天,心里还是挺平静的。”接种疫苗后,樊瑞就住进了隔离点,进行为期14天的集中隔离观察期。

很多网友评价疫苗试验志愿者“伟大”,樊瑞只说,“其实我觉得自己谈不上伟大,只是因为机缘巧合,刚好在武汉,刚好知道这件事,刚好时间允许,真正伟大的是中国科学家们,他们是一直走在前面的。”疫情期间,图书馆作为大型室内场馆,成为最早被关闭的公共设施之一。在美国,和中国国内一样,在场馆被关闭之后,有些图书馆和线上资源库顺应形势,决定向读者免费开放线上资源。

“上帝:人类结束吧,我要把恐龙带回来。”网友开玩笑称。

这一举措开始受到了广泛好评,但问题随之浮现:疫情期间,实体书销量下降,许多作家也挣扎在收入锐减的泥潭之中。图书馆此时免费开放书籍的电子版权,让这些收入主要依靠图书销售分成的作家们境况雪上加霜。

樊瑞说,他做体检时,知道了江苏省疾控中心也参与此次项目,当时非常激动,“太有缘了,我既是江苏人,又是半个武汉人,做这件事太有意义了!”当天,他还非常激动地和江苏省疾控的专家合影留念。

樊瑞是江苏泰州人,在武汉工作。原本,他订好了大年初一回家的机票,不料1月23日武汉封城,樊瑞回不去了。2月初开始,他做起了志愿者,每天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帮助来武汉驰援的专家们运送生活物资,“看到哪里有需求我就会过去”。

“这是公然侵权。”美国出版商协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 publishers)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玛丽亚·帕兰特(Maria Pallante)认为,“互联网档案馆” 的做法没有得到拥有作品版权的作者或出版商的任何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