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街头众多屏幕播放医疗队医护人员照片
来源:长沙街头众多屏幕播放医疗队医护人员照片发稿时间:2020-04-08 10:02:29


另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美国有钱人的隔离虽然没给政府“添堵”,却彰显出该国社会的极端分化。一位私立医疗机构的负责人称,近期他每天都接到几十个咨询电话,回应各类隔离相关的奇葩问题。其中,这些有钱的主顾最关心的是选址:“我们是待在汉普顿、阿斯彭,还是棕榈滩(均为美国度假胜地)?”还有人的需求更为“高端”,要求协助他们在自家安装呼吸机、甚至打造“重症监护室”。(刘皓然)

法新社8日报道称,作为富庶的产油国,科威特为归国旅客提供了“贵宾”级别的隔离服务,安排他们下榻在国内的五星级酒店,却仍收到形形色色的投诉。过惯了极尽优越的生活,一些有钱的隔离者连一丝一毫的服务不周都无法忍受。据报道,一名女住客将投诉视频发到了网上,直接向国家财政大臣抱怨:“亲爱的财政大臣,这里的食物寡淡无味、难以下咽,所以我们把它们倒掉了……他们提供的沙拉,连调料酱都没放!因为营养不足,我们感到精神萎靡、身体不适。”另一位女客抱怨荤食中“脂肪含量超过我要求的标准”,还有人指责客房服务不周,“擦个咖啡渍都那么慢吞吞”。

世卫组织在这件事上一直和他唱反调,爱受表扬的特朗普自然不高兴,从7日的推特和发布会言论就明显能看出,他对这事儿耿耿于怀。

当地时间4月7日上午,特朗普在推特上称世卫组织“以中国为中心”,让他不开心了:“世界卫生组织真的搞砸了。由于某种原因,他们的资金主要来自美国,但却非常以中国为中心(very China centric)。我们会好好看看的。幸运的是,我拒绝了他们早些时候提出的保持我们对中国边境开放的建议。他们为什么给我们这么错误的建议?”

来源:广东卫生健康委官网【文/观察者网】特朗普一直以来对世界卫生组织的不满在7日那天达到高潮。

“政客”新闻网毫不客气地指出,特朗普最初的旅行限制和政府随后的行动都没有让这些限制随着情况的改变而调整。

4月7日0-24时,全省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例,分别为深圳报告1例(美国输入,入境口岸发现),佛山报告1例(尼日利亚输入,主动排查发现)。全省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病例175例。

“总的来说,有证据表明,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期间限制人员和物品的流动,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无效的”,这些措施可能会“中断所需的援助和技术支持”,并“扰乱业务”。

其实早在今年2月,正值全世界共同抗疫的关键时刻,美国白宫却在向国会提交的2021财年联邦政府预算报告中,提出将对外援助资金大幅削减21%,包括大幅削减提供给世卫组织的经费和全球卫生项目拨款,削减幅度分别达53%和35%。但美国媒体CNBC认为,在目前疫情全球大流行的情况下,国会不大可能批准如此大幅的预算削减。

随着疫情开始在美国国内扩散,政府没能对病毒进行大规模检测才是其早期应对措施中最受批评的方面。此外,特朗普还一直试图淡化病毒的威胁。